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资动态 > 东莞新闻
分享到:
国际制造名城持续发力 全球抗疫迸发“东莞力量”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20-10-19 11:32 来源:东莞时间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1.jpeg

■东莞市华佑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口罩生产线

在东莞市华佑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佑医疗”)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正在不停地生产各类定制化的口罩,这个已经拥有10条口罩生产线的企业还在不断增加生产设备,扩大生产规模。

假如给“世界工厂”5个月时间,东莞能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非医用口罩103789万个,熔喷布970吨,口罩生产设备5260台,熔喷布生产设备120台。”这是今年4月-8月东莞给出的答案。这项数据让全球对这座“制造名城”有了更直观的认知。

这一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东莞制造”也以专属方式直接参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为全球战疫贡献力量。

依托深厚的制造业根基,东莞企业纷纷投身防疫物资生产,他们迅速扩大产能甚至跨界转产。在疫情暴发后短短三个月内,东莞防疫物资生产完成了“十万级”向“千万级”的跃升,再次刷新东莞“制造名城”的形象。

随着大量企业投入口罩生产当中,防疫物资需求从一开始的井喷式渐趋正常化。利润下滑,口罩生产企业深耕还是转型?连日来,东莞日报记者走访多家企业,了解他们在“战时状态”变身“斜杠公司”后又继续转型的生动故事。

进入“战时状态”,“东莞制造”助力全球疫情防控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并在全球快速蔓延,防疫物资储备成常态化,亿万级市场规模需求暴增,拉动整个防疫物资产业产值增长。

回忆起近大半年来的抗疫日子,广东汉基天承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基基因”)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陈莎表示,仿佛做了场梦,团队日夜奋战的点点滴滴,仍历历在目。

面对凶险的新冠病毒,汉基基因主动选择逆行,用自身强大的基因研究能力承担起疗法研究和试剂盒研究的责任,分秒必争,配合国家级科研单位研制抗体检测试剂盒,提出血浆抗体疗法,为全球抗疫贡献东莞力量。

疫情下,东莞企业依托深厚的制造业根基纷纷投身防疫物资生产,他们迅速扩大产能甚至跨界转产,表现出该有的担当和东莞制造的力量。在疫情暴发后短短三个月内,东莞防疫物资生产完成了“十万级”向“千万级”的跃升,刷新东莞“制造名城”的形象。

位于东莞黄江的欣意医疗保健制品厂,口罩生产实现了单日最高产量突破15万个,防护服产量从最高日近500件提升至1000件;松山湖的菲鹏生物有限公司,累计销售新冠病毒检测用核心原料6000多万人份;松灵机器人(东莞)有限公司成功研制出智能消毒机器人,充满电后可对1500平方米面积进行消杀,避免直接接触……

从原材料到防疫物资机器,再到口罩和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生产,东莞以“战时状态”高效完成防疫生产链条及产业布局。据统计,疫情暴发后短短三个多月,东莞口罩日产量从不足20万个大幅提升到2000万个以上;口罩机从2019年全年产量881台上升至2020年一季度产量3195台。

东莞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东莞市规上企业共生产口罩1.84亿个,同比增长459%,其中3月当月生产1.35亿个,同比增长834%。

变身“斜杠公司”,产业优势助力莞企跨界转产

东莞制造为全球疫情防控贡献了自己的力量。然而,疫情只是从另一个层面打开东莞制造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疫情暴发之前,这座工业城市在防疫物资生产数量上并不具备明显优势。增资扩产、跨界转产,战疫中不少东莞企业随机应变就地转型。各行各业都纷纷变身“斜杠公司”,加入生产抗疫物资的“大军”。纺织服装企业、自动化设备厂商、日化企业、纸尿裤制造商先后“跨界”,或新建厂房,或引进生产线,以最快的速度开展抗疫物资生产。

位于厚街的广东瑞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迪智能”)是这批转型大军之一。今年2月,原以印刷机制造为主业的瑞迪智能,及时转型到口罩机制造上来。

“这次转型口罩机制造,刷新了我们对东莞产业链的认知。”瑞迪智能销售总监余建军说,一台口罩机需要至少1000个零部件,几天内在同一座城市全部配齐,7天内生产交货,只有在东莞能做到。

口罩生产需要在无菌环境下进行。作为一家专业研发生产中医药的企业,广东丰绿源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一个良好的先天优势——十万级别的无菌生产车间。丰绿源董事长赵长伟表示,利用总部生产基地和无尘车间等有利条件,仅仅经过10天时间,公司便成功转型投入到口罩生产当中,支援抗疫一线。

随着核心技术、质量控制、市场准入等制约防疫物资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一一被攻克,防疫物资在东莞的产能迅猛增长。据统计,今年4至8月东莞市共生产非医用口罩103789万个,熔喷布970吨,口罩生产设备5260台,熔喷布生产设备120台。

对此,同为东莞市防疫物资出口产业联盟会长的赵长伟表示,凭借长年积累的产业优势,东莞防疫物资产业拥有完备的上下游链条,能迅速解决原材料及设备等一系列生产的问题,这使得东莞防疫物资产能短时间产生“井喷”效应。

赵长伟表示,目前莞产的防疫物资主要涵盖医用口罩、熔喷布、医用防护服、压条机、测温仪等等,产品种类相当齐备。据统计,东莞市现有生产非医用口罩及其原辅材料、生产设备的企业共89家,其中非医用口罩生产企业53家,熔喷布生产企业5家,口罩设备生产企业31家,极具打造产业集群的潜力。

利润下滑,口罩生产企业深耕还是转型?

随着疫情防控趋向稳定,市场上包括口罩在内的防疫物资逐渐饱和,订单下降、利润下滑已是防疫物资生产企业所共同面临的新挑战。口罩生产企业何去何从?他们应该继续深耕口罩生产领域还是寻求转型?记者连日来走访的企业纷纷表示,高端化、个性化、定制化可能是出路之一。

记者了解到,华佑医疗承接了不少来自企业的定制订单,采用激光打印的方式在口罩上定制logo。丝绸口罩、适合聋哑人读唇语的口罩……这些鲜为人听闻的口罩,在这里也成为现实。“我们已经与广东中医药大学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正在研发生产与中药相关的医疗器械产品,例如抗病毒口罩、助睡眠口罩等,以促进中医药研究从成果到产品的转化。”华佑医疗执行总经理赵诚业说。除了国内的订单,华佑医疗也承接了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订单。同时,华佑医疗正在孟加拉国筹建与东莞厚街厂规模一样大的口罩生产厂,让公司的口罩产品“走出去”。

赵长伟表示,未来丰绿源将迈向个性化道路,主打功能性口罩和个性化口罩,以高端口罩作为其核心竞争力产品;与此同时把口罩生产与其擅长的中医药领域相结合,以口罩加入针对呼吸道疾病的滤芯为例,增加口罩医治、杀菌等功能。他认为,只有走高端、个性化道路,防疫物资产业发展才会有新出路。

随着口罩产业链各环节的打通,口罩的生产成本已经大幅降低,在后半段——人工包装上,如果使用视觉检测、机械手分拣、自动包装等方式,做到生产、包装全自动一体化,就能够大大降低包装方面的成本。针对这个行业痛点,瑞迪智能正在研发相关一体化机器,希望能够推广无人化口罩生产线。

赵长伟认为,虽然防疫物资在国内的需求大幅减少,但外销的需求仍然强劲。且疫情常态化下,防疫装备已成为大家日常必备品,从这一角度来看,防疫物资产业市场仍有其发展空间。

2020中国(东莞)国际医疗防疫及大健康产业发展论坛10月19日举行,该论坛主要对东莞防疫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以及防疫常态化下防疫如何进行探讨。赵长伟对此次论坛表示期待,他认为此次论坛将为企业指明防疫物资生产现状以及未来发展方向,为防疫物资企业产业升级提供新的思路。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站长统计